毒蟲變導師3/打架逃跑下最後通牒 4年「門徒訓練」遇見真愛

小緒和老婆在教會相遇相識,也因爲彼此吸毒的過去到戒毒成功,相似的曾經讓兩人步上紅毯,目前各自都在教會服事。(圖/讀者提供)

前半生幾乎跟「匪類毒蟲」畫上等號,勒戒村戒毒導師蕭建緒(小緒,46歲)坐牢10年,因緣際會來到勒戒村戒毒,但他還是不改本性依舊愛打架惹事,最後牧師對他下最後通牒,要求小緒到「晨曦會」念4年書完成門徒訓練,意外的是他在這裡居然遇見真愛,2人踏上紅毯。

當兵退伍後,因爲吸毒又販毒,小緒被警方盯上,不斷循環着出獄、吸毒被抓又坐牢的日子,當他3進3出監獄後,暗自下決心不要再過這種生活。而在此時,小緒的母親帶着他來到勒戒村,她多年來都沒放棄吸毒的愛子,希望牧師夫婦能幫忙戒毒,談話間,師母一眼認出小緒,原來3年前在1場監獄音樂治療活動時,他們已見過面。

致理科大 深耕数位学习有成

因爲種種巧合,小緒在勒戒村待了下來,但他依然愛打架也想逃跑,待了1年半後,牧師下最後通牒要求他離開勒戒村,到反毒大本營「晨曦會」接受4年門徒訓練課程,「說起來很神奇,我真的乖乖去念書,也在那遇見我老婆。」

白目!空军飞弹士官防疫期酒醉大乱遭记过汰除 提告撤销遭法官打脸

小緒說自己從勒戒村到「晨曦會」接受4年門徒訓練課程後,開始有了好的轉變,不僅成爲戒毒導師,自許未來要成爲一名傳道人。(圖/趙世勳攝)

小緒說自己過去吸安非他命,妻子則吸食海洛英,相似的過去讓2人心靈契合,於是在2年前走上紅毯。兩人婚後也各自在不同教會機構從事戒毒輔導工作。

「我是安非他命專門戶,學員有沒有吸毒,我最清楚。」小緒苦笑,他現在在勒戒村擔任主任,1周7天也都住在這裡,他專門照看學員生活起居,幾乎同寢同食,每天清晨6點起牀,晚間10點就寢,學員住在這裡不能跟外界接觸,只有家人能來看望,爲了就是隔絕毒品以及藥頭、朋友等聯絡,「這裡規定,如被抓到吸毒,學員就得打包離開。」

只是,戒毒最大敵人就是自己,尤其毒癮發作時,小緒舉自己的例子,「安非他命是中樞神經興奮劑,很傷腦部,我以鼻子吸食所以患有鼻中膈彎曲,毒癮發作起來頭痛欲裂,痛到整個人在地上打滾,甚至得送急診。」

李秉颖示警 完全放弃防疫 每天恐有50死

不過這些「戒毒」的狀況,卻也因爲運動得到緩解。原來成立勒戒村的牧師自己就是健身教練,他提倡運動流汗將殘留體內的毒品排出體外,一方面也讓腦部分泌多巴胺,減輕毒癮發作狀況。

超级鉴宝师 风乱刀

台南滂沱大雨酿积水 小客车行经林森地下道当场抛锚

熊猫好贱

2012年第3次出獄後,小緒看着自己的出監證明書,當時他告訴自己,此生不要再坐牢。(圖/讀者提供)

更多 CTWANT 報導

余思余念──悼余先生英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