馬斯克打造超級APP 有可能嗎

消费快讯-王德传特品安尚乌龙存茶礼盒限量卖

(示意圖/達志影像)

不甘寂寞的馬斯克永遠不缺話題,他在8個月前收購推特,大聲疾呼要打造成一個叫做X的「超級APP」,還放出豪言要對標中國的微信,讓推特成爲美國第一個包羅食衣住行的超級平臺。但他口中的「超級APP」可能很快就將讓他嚐到苦頭。今年以來,亞洲各地的「超級APP」要麼苦苦掙扎於多年的虧損,要麼宣佈裁員計劃。這是爲什麼?爲什麼這些曾經的「超級APP」 會在疫情過後陷入困獸之鬥 ?它們還有機會東山再起嗎?還是其實斯人已遠,典型在夙昔,只有馬斯克傻傻的不知情?

要說馬斯克傻?他顯然不傻。但2021年底以來,新加坡的Sea與Grab,韓國的Coupang與Kakao,日本的樂天及印度Paytm的加總市值已經下降60%。它們或許一開始看起來不一樣,但隨着募資成功卻讓它們變得越來越像。到了今天,廉價而充足的資金已經枯竭,終於逼得它們現出原形,這批曾經風光無限的新創創辦人更是急得滿頭大汗找不着北。

放眼望去,無論是中國的微信、支付寶,還是東南亞的Grab或是新加坡的蝦皮,不管它們曾經多麼的不可一世,如今的處境盡皆相同,雖沒有慘到垂垂老矣坐以待斃,但也是摸索轉型搞得自己昏頭轉向心力交瘁。這些所謂的「超級APP」,也就是所謂包山包海什麼都做的線上平臺,說白了,隨着時過境遷,在投資人的嚴格審視下,正因爲今天面臨的困境而坐困愁城。

奇了!俄军机神秘坠毁 死亡74人变5人

超能少女要脱单

不幸的是,這股逆風短期內不會停歇。就在東南亞的Grab宣佈大裁員,GoTo決定換上一個講求獲利的金融背景CEO之際。有人說印度的Paytm最近股價上漲了60%,或許野百合也有春天?但我不以爲然。爲什麼?「超級APP」的黃金時代已經過去,即使印度的市場夠大,也不能保證Paytm可以高枕無憂,「超級APP」的商業模式本身存在毒素。只要資本市場上的高融資成本看不到盡頭,只要各地政府對數位網路的監管不鬆手,不管你是「超級APP」或是曾經估值驚人的獨角獸,一時半載根本沒有翻身的可能性。

暖婚,我的霸道總裁 日暮三

除此之外,據e-Marketer資料顯示,大家的手機使用時長雖然增長明顯,但使用者並沒有因此下載更多的APP,而且使用者下載和付費意願都有所降低,對於低頻的APP還會三不五時進行儲存空間的清理,移動互聯網的APP逼近飽和已是事實。從爭奪流量,到爭奪時長,視訊、社交、電商、出行、錢包……橫向來看,這是網際網路巨頭爲留住使用者的不得已下策;從縱向來看,從成立之初的垂類平臺,轉變爲重型平臺,現在的「超級APP」已經是老狗變不出新把戲:累了。

今天,不管股市的陽光多麼燦爛,透露出來的影像早就和以往不一樣,這些曾經被資本強行「催熟」的「超級APP」或獨角獸們,必須面對的現實就是便宜資金的幻滅,但如何修正那個爲了融資而生的商業模式更是急迫,很多「超級APP」的管理團隊除了說故事買流量,根本沒有企業家的管理經驗和格局。通過燒錢「催肥」起來的「超級APP」,必須儘快讓自己不要淪落爲「殭屍APP」;那些天真的創投VC和創辦人也必須面對現實,善盡職責督促「超級APP」在經營上出陳佈新創造獲利。

东海岸上部落杂货店不甚起眼 学子巧手成旅人歇息好去处

流量或許騙得了一時,其實騙不了一世。「超級APP們」已經到了必須證明自己的時候,勝者爲王敗者爲寇,即使是那個擅長翻江倒海的馬斯克,今天遇見了江河日下的「超級APP」,也必須使盡渾身解數,纔有可能讓自己不在陰溝裡翻船。

(作者爲創投合夥人)

护花状元在现代

司改报告 许宗力称死刑不违宪

普悠玛事故3周年 台铁产工:积弊未改只判司机有罪 总统觉得合理吗